听新闻
放大镜
鸟迹
2022-09-28 15:53:00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到秋天,候鸟飞在高处准备迁徙的时候,喜鹊却在低处飞行,且落在草地上不停地啄食,蚂蚱、蟋蟀、树虫都是它们最美的食谱。不过,草籽也是它们不放过的食物。它们在秋天积攒了肥厚的膘,应对即将来临的冬天。所以,这个季节的喜鹊最肥胖,走路时大腹便便的。

  在竹亭外斜坡的草地上,一只喜鹊觅食持续了有半个小时,好像吃不够这大地上的美味,到最后,即使满眼是食物,它也开始变得挑剔,专拣那独特风味的小吃来品味。

  它们知道,稻子成熟收割后,整个稻田稻茬上就会落上了厚厚的雪,寻找一点草籽和稻粒都是难的,它们会用爪子刨开一块雪,让洁白的雪地有了“破绽”。

  看到雪地上这样的“破绽”,总以为是狐狸或者黄鼠狼在寻觅食物。仔细看看,这些刨开雪的周围没有任何动物的脚印,除了看到不远处的前方有喜鹊在雪中低头刨食外,没有其他动物的踪迹,所以也认定了这是喜鹊遗留下来的痕迹。

  离人不远不近的鸟儿,除了麻雀就是喜鹊了。初秋,麻雀也少见了,它们去了山间,或者有泉水的地方,它们随便在哪儿扎堆,都会是不错的选择。它们把这种生活当成了履历,等着冬天回到农舍或者城市的柏树上过冬时,都会成为美好的回忆。

  我站在竹亭里读书时,一只麻雀把我误当作了亭子里的一部分,直接飞到了我的脚边,刚一落地,才发现是我这个“庞然大物”,然后,急速地飞离了竹亭。我希望它们不用防范我,可惜能达到与鸟儿之间的心灵相通,并不是那样容易的事。

  喜鹊也是这样,和你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你不看它们时,它们泰然自若,如果你抬眼盯着喜鹊看,它们会羞怯,也会躲闪着你的眼神不与你对视,正常走动的脚步,立即换作了蹦跳着躲开,而且做好了随时起飞的准备。

  不论什么季节,麻雀和喜鹊都有着安居乐业的情怀,像百姓一样钟爱烟火日常,每天的生活简单且美好,或许极简主义是它们的“人生格言”吧。

  喜鹊和麻雀远没有乌鸦的远大理想。乌鸦每天清晨天不亮就要出行,到几十里外的湖边或者河流边,好像有重大事情或者重大议题一样,即使狂风暴雨大雪,依然雷打不动,顶着风出行的姿势,让我感到钦佩。

  谁在对它们发号施令?不知道,或者就没有号令。不过,它们的自律和决绝,一定有心里恪守的一种信念,才有了必然和必须的坚持。那是怎样的强大内心和毅力,才练就了面对一切的从容不迫。

  我常常在清晨,抬头,看那些独自飞行的鸟儿。它们不像大雁成群,号令统一,有秩序,步调一致。

  如果一只鸟独自飞行,却依然保持每天飞行的方向和目的,不被安逸和歧途迷惑,那是克服了生命的小我,而有大义的鸟。

  人或许也是如此。(郭宗忠)

  编辑:薛淼  

上下篇导读

 · 一美千年
 · 木理嬗变
 · 流淌的桑干河
 · 逐浪钱塘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