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卓山之美
2021-09-28 15:12:00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如果牛羊踏路的声音来不及消退,百鸟的婉转就开始了啾啾,知名和不知名的音谱和谐得令人心醉。推开窗,青蔓的音韵瀑布一般倾泻下来,泠泠作响的珠玉在玉米的柱头、南瓜的宽叶上纷纷扬扬,草原深处特有的芳香和醇浓在院落的每一枝花蕊上,每一片叶菁上深情拥抱——哦,不远处的火车鸣笛,刹那惊起院落后面楝树上的百灵,银灰色的翅羽扇动着流蜜的气息,不紧不慢地栖落在另一株高大的桦树,一支曲子又开始了弹奏和传播。

  朝霞描红了远处的山岭,一线一线的金丝锦织宽阔柔软起来,一个深呼吸之后,霞光流进院落,卓山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卓山不是山,是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牙克石市牧原镇上的一个村落,遥远在苍阔和诗意的天际。

  红瓦白墙的建筑物满目布设,每一座建筑物的前后都有大小不一的菜园。夏日的光温情地爱抚菜园里的瓜果蔬菜,那些压枝的糜子和草莓,大胆地袒露情怀,朴素鲜美,生机蓬勃。伸手采摘,细腻的白醭填满指纹,隐隐弥漫着鲜活与成熟的气息。路边,墙角,沟渠岸边,生长的花草羞涩低调,在晨光里摇曳生姿,风一阵阵掠过,花草们一次次交头接耳,不小心地走漏消息,一只蝴蝶从花草间捡起,犹豫一下,就满世界地传播开来,透明的空气里,轻凛凛的唱针开始了散漫的旋转。此刻,时间在哪里呢?

  卓山,这个普通的北国村落因滨洲铁路建设而闻名。采石场退休工人宋瑞兰告诉我,上个世纪由于建设的需要,卓山周围的山丘先后被开辟为采石场和选矿基地,一度闻名遐迩,热闹非凡,卓山也因此成了石料的主要产地。由于长期开采,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导致草原和森林资源枯竭。当地政府先后出台了诸多保护措施,但是,草原资源属性的独特性,不可能立竿见影。这些年,人们重视资源和环境保护,卓山也正式进入了生态修复期。

  当年的采石人大都退休了,如今摇身一变,成了护草护林人,他们依旧保有激情和干劲,忘我投入,曾经的濯濯童山,在卓山人一年又一年的精心呵护下,如今已经绿草茵茵,流水潺潺。

  在牧民李凤全的牧业点,我和这位当年采石场负责人交谈时,他感慨地说,采石场在过去的经济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批批从关内闯过来的人大都在这样的生态下求生,那个时候一家老少好几口,基本都靠着采石场吃饭。但从生态学的角度来讲,这位七十六岁的老人越来越懂得保护环境的重要性。“草原不光是草,还有森林,还有动物,还有河流,这些有机融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草原。现在政策好就好在统筹全局,大力保护,有限发展,不让草原的组成元素裂缺或落项,保证了草原生态的文明和平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句话一下子就说到了我们草原人的心窝窝里。”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远处的祥云像哈达一样舒卷,近处的河流欢快地奔流,牧业点附近的小兽不时从林地跑向草地撒欢,伊敏河支流对岸的和谐号火车从北京驶来,地面上升腾的水汽迷蒙多彩。“这样的景致已经是卓山的常态了,包括我们本地人都觉得难以想象,十年前灰蒙蒙的空气说变就变了。”李凤全是在对我说,但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生活是一种哲学。李凤全是对的,尽管他不能诠释自然生态互为依存的奥秘,但生活的常识告诉他,在草原,人与自然之间横亘着此消彼长的现实,消与长必须完整统一。一棵草可能在自然美好的生态下葳蕤丰茂,但环境变了,它就很难继续在贫瘠或恶劣的生态下成长。一片草场是各种动态和静态的和谐锦织,它们织得越紧密,草场就越不容易被外界力量所破坏。没有一种动物和植物是天然草原所摒弃的,它们和我们一样扎根土里,游弋在母亲河里,生生不息地热爱着故土。

  山峦叠翠,河流清亮,大地像绿野仙踪中的调色板,满溢着神秘与馥郁的韵致,那丰富而生动的斑斓内涵,闭着眼睛便是肆意绵延的青草芬芳。在阳光下,草场泛着绿色的柔光,蕴藏着灵动热闹的景象。脚下一株倒下的白桦树,树身长着形色各异的蘑菇,大如青菀,小如豆蔻,点缀着栖息地的生机,也丰富着草原的原始之美。

  生态的真实之美才是自然界的宝藏。

  卓山背后,在大兴安岭余脉的宽阔长脊上,平平展展的草地因雨水的暴冲呈现了深深的罅隙,罅隙底部娇弱的黄花嫣嫣姹姹,顽强地接收夕阳余晖的关注。“你看这株小花,根系都被暴雨冲刷出来了,再有一场雨恐怕就会被冲走。你看看,今晚雨后,明天它还在这里,甚至比今天还要娇嫩还要顽强。”牙克石铁路职工李洪波用诗意的语言告诉我,“一朵花错过了阳光就错过一季和一生,这些花和草原上的人一样珍惜时光,努力呈现风采——在建设美丽卓山的路上,就算偶尔掉队如这朵花的人,也不惮落伍,勇往直前。”

  夏晚绿野秀,岩高白云屯。

  树林阴翳,眼前飞掠的鸟儿鸣声上下,窃窃私语,我始终未能看清是哪只鸟发出的声响。在拉长的余晖中,一群又一群牛羊迎合着鸟鸣,安然悠闲地归家。大地在青冈的一侧昏暗下来,昆虫们的舞会也开启了琴键和喇叭。

  十里青山,一溪流水,都做许多情。

  无径之林,常有情趣;无楫之舟,几多惊喜;听虫吟鸟啾,须在草原。卓山是一个隐秘开阔的空间,我看见草木铺就的坦途伸向阴山的深处,我看见绚丽巍峨的大兴安岭,人们远观和侧目,举手投足之间体现着对大自然的对称和谐,同样,大自然回报给人们的也是丰厚和鲜美的,甚至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大有“寄语洛城风日道,明年春色倍还人”的至臻之境。

  人只有爱护万物,才能从万物中间获得爱和自由。

  此时,我眼里的卓山,像极了呼伦贝尔大地上的一个绿色逗号,恰当地点缀在一篇方格图文中,诠释着人对自然的认识和理解,也注解着人们对生态之美的呵护和珍惜。(王法艇)

  编辑:薛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