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以案释法】薛某标、韩某涛、席某贵与淮安市新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检察监督案
2020-08-26 17:24:00  来源:涟水检察

  【案情简介】

  A公司承建涟水县B小区工程。李某某以A公司名义承建该小区部分建筑工程,薛某标、韩某涛、席某贵在李某某工程工地做工,后李某某放弃该工程但未给付薛某标等人工资。2017年12月12日,A公司与薛某标等人签订“还款协议”,约定将B小区A01幢803室(未竣工验收)以总价款310216元的价格折抵给薛某标等人,该三人收到房屋后,又出售给高某某、徐某梅。2018年6月5日,薛某标等人诉至涟水县人民法院要求判决过户涉案房屋至三人名下,县法院以双方签订的协议无效,房屋不具备过户条件为由驳回其诉讼请求。一审判决生效后,薛某标等三人向原审法院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薛某标等人以协议有效,房屋却被县法院拍卖给关联案件当事人陈某梅为由主张法院判决错误,向涟水县院申请民事监督。

  另查明:B小区A01幢目前仍未进行峻工验收。

  【调查与处理】

  检察机关在收到该申诉后,高度重视,积极履职,在审查该案中发现,同案人陈某梅与A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涟水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10日调解结案,后县法院将该案涉房屋进行拍卖,陈某梅拍得该房屋一案涉及虚假诉讼,目前县法院已撤销原调解协议,并移送公安机关立案。

  针对申诉人的申诉理由,逐一调查核实,经调取关联案件审判执行卷宗,口头询问原审承办人等调查后,检察机关认为涟水县人民法院(2018)苏0826民初3650号民事判决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并无不当,根据《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九十条之规定,故不支持薛某标等人的监督申请。并于2020年4月13日通过公开答复的形式对其进行释法说理,获得了申诉人高度认可,并表示会服从检察机关处理结果,息诉罢访。

  【法律分析】

  1.对薛某标、韩某涛、席某贵与A公司之间达成的以物抵债协议的分析。

  (1)合同法第52条规定了合同无效的5中情形,其中第5种情形是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此处的“强制性规定”包括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和管理性强制性规定,违反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法律行为必然无效,而违反管理性强制性规定的法律行为不必然无效。管理性禁止规范的目的是为了实现管理需要而设立的,是为了限制行为主体资格,并不指向法律行为本身,违反管理性禁止规范,所受到的应当是刑事和行政处罚责任,并不导致民事法律行为的变更。《建筑法》第六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建筑工程未经竣工验收,不得交付使用。该法立法目的是为了加强对工程竣工验收环节的规范与管理,而非否定以未竣工验收的房屋为标的物的合同效力。本案中A公司将未竣工验收的房屋抵给薛某标、韩某涛、席某贵,并达成以房抵债协议,该协议虽违反了管理性强制性规定,但并不影响该协议的效力。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以物抵债的16个裁判观点及其适用依据第8个裁判观点是“当事人在债务清偿期届满后达成代物清偿协议,并完成给付行为,该代物清偿协议属于有效协议。”具体到本案中,该以物抵债协议满足上述条件,属于有效协议。

  2.对涟水县人民法院以争议房屋尚不具备办理房屋产权为由而判决驳回薛某标、韩某涛、席某贵诉讼请求处理的分析。

  经询问薛某标,以及实际调查,涉案房屋尚不具备办理房屋产权条件。本院调查期间,薛某标陈述关联案件陈某梅与A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县法院裁定将诉争房屋拍卖给陈某梅,并请相关部门协助办理过户手续。经调查,虽然薛某标、韩某涛、席某贵与新安建筑公司之间达成以物抵债协议签订于2017年12月12日,但薛某标等人于2018年6月5日才起诉,陈某梅于2018年4月10日起诉并于当日达成调解,县法院执行局于2018年6月18日将该房屋拍卖,陈某梅于次日拍得该房屋,法院于同年6月25日执行结案。故法院2018年8月4日(2018)苏0826民初3650号民事判决以争议房屋尚不具备办理房屋产权为由而判决驳回薛某标、韩某涛、席某贵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3.涟水县人民法院认定薛某标、韩某涛、席某贵与A公司之间的协议无效,本院经审查认为该协议有效,但法院认定协议无效并不影响该判决的效力。

  4.薛某标提出其将房屋转给案外人高某某、徐某梅,两人曾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被法院驳回,经查,法院以该案执行终结后两人提异议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驳回申请,并无不当之处。

  【典型意义】

  本案系检察机关对办理的民事申诉案件开展不予支持监督决定进行司法说理的典型案例。本案系涉及农民工权益保护的敏感案件,作为社会普遍关注的群体,处理不当极易疫情社会矛盾。本案针对申诉人的申诉理由,检察机关在通过对原协议效力及法院未判决过户两方面进行说理的同时,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共同从法理、情理等多角度进行说理,争取申诉人的理解和支持,充分保障了社会群众对检察工作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有效的化解了社会矛盾,达到了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有机统一。

  编辑:丁秀光仲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