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慈爱依依
2022-05-31 12:40:00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四月,被疫情隔离,无缘看姹紫春景。母亲是乐观的,从没有抱怨过,只要她的女儿还在身边,她就认定一切是周全的,哪怕身上已现出难以忍耐的病痛。五月疫情走远,在我的小城足可以出行,然而纵有再多的机会,我也是不想去了,因为我的眼里已经没有了风景。

  月季花开了,萱草花也开了,花生满阶,望着它我只有流泪,没有激情。母亲在四月的一天离开了我们,母亲终究辞别了这个她深深热爱着的世界。我亲爱的妈妈,我每天每刻都在呼喊的妈妈再也不能回应我的喊声。整理母亲遗物时,我找出了母亲所有的物件,只要是妈妈用过我都珍重收起,一张照片,一片发黄的字纸,只要上面有妈妈的气息我都不能让它们丢失。

  我的心脏已经负起没有妈妈的日子,再也承受不起没有妈妈的气息的日子。我的目光落向妈妈的日记,落向妈妈珍藏着的照片、字画。我有许久没有看过妈妈年轻时的照片了。年轻的妈妈剪着短发,青春英姿。他们说妈妈像知识分子,是的,我的妈妈是一名教师。

  妈妈生于木匠世家,外祖父手艺精湛。妈妈少时喜欢读书,有过启蒙,无奈战乱年代加上父母双亡成为孤儿,妈妈从此生活很苦。在投靠我三爷爷之后,帮忙变卖祖宅得以继续上学。妈妈毕业于山东省沂水县师范学校,毕业后分配到蒙阴工作,当过工读师范学校的老师,县教育局干部。妈妈在教育局工作时,经常步行从蒙阴到高都、从高都到野店、从野店到岱崮等等学校、村庄,目的是做好动员家长促使适龄儿童入学的普教工作,几个月下来,两三双鞋底子都磨透了。

  妈妈贫穷,但是妈妈善良,幼年见过妈妈在放学途中,看到路边村妇抱着的婴孩头发稀疏,严重营养不良,赶忙回家把刚刚供应的花生油倒进酒瓶小跑着送给人家。妈妈在山区小学执教时,有学生拉肚子,粘在裤子上,妈妈给学生洗好晒干再给他们穿上。妈妈的做人原则只有付出,从来不图回报,对外人是这样,对家人也是这样。

  妈妈一生与世无争,从不论他人长短。妈妈生活简朴,不看重金钱及个人利益。上纪世60年代为了跟随父亲,妈妈放弃即将调入的县妇联工作,主动申请到乡村教书,妈妈跟随父亲辗转乡村,乐也无言,苦也无言。30年的乡村教师生涯,让妈妈获得了教育部颁发的从教30年教师荣誉证书,就像人们所说,他们是中国教育的脚板,背负中国教育的重任。

  妈妈在乡村教书,最远的学校得徒步一个小时到校。妈妈站讲台,双腿静脉曲张。妈妈的腿是浮肿的,手也是浮肿的。妈妈去年住院的时候,由于治疗得以消肿,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的十指原来是那么修长,就像人们所说的富贵人家女孩之手。妈妈的皮肤特别好,脸上除了额头其他地方几乎没有皱纹,白而细腻,若凝脂,就是这样的吧?

  妈妈病重,反复几次,都有生命危险,前后拖了9月有余。那天,妈妈突然和我们说,你爸来了,快去给他做饭。我们问,做什么饭?妈妈用商量的语气说,下面条?包包子?我和妹妹不知所措。最终,我们商量包水饺。我们包,我妈不停的催。下熟了,妈妈说,你去给你爸倒上醋,让他蘸着吃。我们照做。一盘水饺,一碟醋,放在一个虚空的地方。少许,我妈说,看看你爸吃饱了没有?吃饱了让他先走,叫他先走。从那之后,我妈就精神状态不好,不断叫着我们的名字……

  我妈阳历1934年2月生人,生日很小,享年88岁。妈妈去世后,我的眼里只剩下了泪水。

  编辑:薛淼